当前位置: 主页 > 澳门内幕传真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澳门尹国驹九段真实故事 尹国驹是谁

时间:2017-09-20 04:06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尹国驹,外号“崩牙驹”,因家境贫穷早早辍学与江湖人物为伍,从而开始了偷抢打砸、出狱、结交兄弟、贩卖毒品的生活。崩牙驹曾接受过美国《时代周刊》的专访,更是被称为“澳葡末期的教父”、澳门教父。

  张子强真的像电视里(《插翅难逃》)演的一样给尹国驹了还赔了钱?事实上并没有这件事,是张子强赢了钱,尹国驹抢了他。两人干起架,后来有人出来讲和,让张子强赔偿,张不给,就说抢的钱做为赔偿。最后两人就成了朋友。

  如果硬要分实力的话,尹国驹肯定强于张子强,尹国驹当时在澳门的地位都要超过澳门,而张子强却只是一个大贼头。

  1995年,在澳门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的向华强几兄弟打算扩大经营,着手酒店的开发,而澳门大佬尹国驹就想插一手,结果谈不拢双方起了冲突。尹国驹联合澳门四大帮派(其中就有“水房帮”)积极对抗,甚至在酒店放了。事情闹到这地步,何鸿燊出面才把事情给摆平下来。

  作为“新义安”老大的向家岂会甘心?不久便招集人马杀到澳门,但始终是“强龙难压地头蛇”,尹国驹收到风后连忙组织应战,结果经过一段时间的急追猛打,把向家的从澳门给打回了,而且向华强死伤了很多兄弟。尹国驹经过此战,在澳门地区名声大噪。

  1998年,得意忘形的尹国驹出资拍自传电影《濠江风云》(也叫《驹哥传》),电影主角(任达华饰)就是尹国驹的原型,用电影演绎尹国驹前半生的经历。后来这部电影也成为尹国驹生涯的之一。在澳门拍摄期间数百马仔出动充当临时演员,甚至在氹仔大桥逆线行车,令人感觉到在澳门,他才是真正主人,一点也不把澳门放在眼里。

  《濠江风云》影片通过一个女记者的所见所闻,讲述了主角尹志巨(尹国驹本人)如何从一个14K党羽成为老大的经历,故事情节充满的内容。1998年5月6日,也就是尹国驹的第五天,该部影片在首映。然而不久就被和澳门禁映。无线出台道歉。

  在澳门地区的来说,肯定是何鸿燊要胜于尹国驹的,一个成名60年代,一个成名80年代,两个人要算前后辈关系。从经济实力来说,赌王何鸿燊从一开始就搞房地产到后来开了几十年的赌场,经济实力肯定要强于专于搞帮会的尹国驹。

  要说到帮会、搞事、干架,赌王何鸿燊估计要输给尹国驹的(据称尹国驹的“14k”有一万多名小弟)。95年,尹国驹的“14k”直接把向华强的“新义安”从澳门打回;97年,“14k”与同是澳门的“水房帮”起冲突,相互扑杀,双方死伤严重。后来尹国驹把“14k”搞成了澳门第一,也不怎么鸟当时的澳门。

  周焯华(洗米华),为澳门出生的葡萄牙籍。电影《低俗喜剧》投资人兼太阳娱乐公司老板。2012年底刚出狱的澳门“教父”尹国驹的前手下,在澳门赌场贵宾会从事营运及管理。巴结了大批内地富豪长期捧场,与电影业大亨向华强兄弟关系匪浅。

  最早,周焯华在“崩牙驹”的赌场里做“扒仔”,什么都干,各种打杂,后来就专注于借钱给赌客。1998年“崩牙驹”,门下树倒猢狲散。周焯华不但没有被,相反他还摸准网络时代的脉络,在菲律宾取得网络博彩的牌照,经常博彩网站,大赚特赚。如今年纪轻轻的周焯华身价已达几十亿,产业有,房地产、赌城、饮食业、矿业、电影出品人等。

  尹国驹(崩牙驹),在整个东南亚地区声名显赫、无阻,被喻为大过当年的澳督。这位把澳门弄得刀光剑影、的江湖大佬,最终还是逃不过的制裁。

  1992年,澳门崩牙驹,他也曾一度逃到到东南亚(也有消息称,崩牙驹逃到欧洲),街市伟(崩牙驹的助手)和水房赖(水房帮老大)马上势大,力图瓜分尹国驹的地盘,澳门的帮会仇杀不断发生。其后令突被撤销,尹国驹返澳十分,又拍自传式电影,又搅演唱会,并接受外国传媒访问,风头一时无两,相反仇家街市伟等则全部,同时,尹国驹开始与澳门治安单位。

  时至1998年,涉及澳门官员,警员的血案不断,这些案件通通都指向了尹国驹和他的“14k”身上。1998年5月1日,更是发生了白德安的坐驾爆炸案(白德安,澳门司法司司长),白德安因跑步未归躲过一劫,当晚的白德安便了尹国驹。

  崩牙驹始终此案并非他所为,是遭人。但在尹国驹被两日后,澳门检察院以表面成立,以意图等,正式将崩牙驹。

  1999年11月23日,澳门法院开审尹国驹案。尹国驹被法院13年10个月,2012年12月1日。

  尹国驹(崩牙驹)这样的男人身边会没有女人吗?如果一个澳门大佬身边没几个女人那岂不是让人笑话?当然,像他这种男人有的是女人自愿跟他,遗憾的是在他最风光的时候,一隔十几年世界都变了,当年跟他的女人也不知道去哪了。

  2013年1月,出狱不久的崩牙驹就为为其“三太”叶嘉怡大摆生日宴会,在渔人码头筵开72席,宴请各江湖人士叙旧。崩牙驹说到:“这个女人,在我最时对我仍不离不弃,今日我要将最好的东西送给她作为补偿,在此祝她生日快乐,大家饮多杯!”过往经常公开展现歌喉的崩牙驹,接着还在台上大唱生日歌,待叶嘉怡切蛋糕后,他更送上情深一吻,惹来全场拍手欢呼

  “出狱后都已经60岁,所以我叫佢地(杨爱贞、叶嘉怡)唔好等我,杨爱贞误会我,以为叫叶嘉怡等叫佢唔好等,所以佢走咗,叶嘉怡就等到依家。”尹国驹说道“我出嚟唔系为自己,系为家人、身边人打好基础,等佢哋有安定生活,家人、老婆等咗我十几年,要俾番啲幸福佢哋。所以我在出册前,立下功德化干戈,共义享十个字,同敌人讲我唔报仇,大家放下,谁对谁错唔好再提。”

  阿廖鲜少像其他一般大吼大叫。每当大事来临,崩牙巨的其他手下吵吵嚷嚷争先恐後的出主意时,阿廖往往一言不发,而崩牙巨下决定前总会先问“廖仔,你怎么看?”而阿廖总能给出最正确的意见。

  电影到后半部分,尹志巨被暗杀,阿廖面临帮派的危机,不得不拖著病体主持大局(阿廖患鼻咽癌,电影前面有介绍)。阿廖掌握了摩罗炳的多疑与司警的惊惧心理,再营造出了大军压境与司警包围的压力,三言两语就就摩罗炳引入陷阱中,让其司警,来摩罗炳离开澳门从而帮会。

相关推荐